【鼠年2020】派傳單工收入跌近半:上年度日如年 過年為生計開工 (轉自 HK01)

2019年是港人難以忘懷的一年,反修例風波引致的警民衝突不斷,零售、住宿及膳食服務業等多個行業大受打擊。

示威衝突中,旺角多次陷入混亂。陳女士在旺角街頭做派傳單散工,因衝突不斷,工作量大減,收入減少近半,令她感到無奈;工作亦多次因衝突事件中斷,陳女士去年8月31日更遇上示威,令她心有餘悸,直言「嚇到我好驚,驚到震。」

若要回顧2019年,陳女士以「度日如年」做結。因收入大減,農曆新年亦打算在工作中度過。對於新年願望,陳女士甚至「唔敢諗」,僅盼望新年社會環境改善,身體好。日日做嘢都唔覺得有好環境。陳女士以「度日如年」形容2019年

反修例風波持續至今,油尖旺區多次陷入混亂。今年60歲的陳女士,在2017年開始在旺角街頭為餐廳派傳單,不時遇上示威衝突,她形容修例風波半年來,工作情況「混亂」,一遇上示威便要匆忙離開,亦試過「返工一兩個鐘就話要走」,無奈「又浪費車費,又無收入」。

陳女士在旺角街頭做派傳單散工,因衝突不斷,工作量大減,收入減少近半,令她感到無奈。(侯彩琳攝)

陳女士在旺角街頭做派傳單散工,因衝突不斷,工作量大減,收入減少近半,令她感到無奈。(侯彩琳攝)

工作因示威而混亂   目擊示威「驚到震」  

回顧數月來的混亂,8月31日的旺角黑夜還令陳女士心有餘悸。「嚇到我好驚,驚到震。」陳女士笑言,年輕時在鄉下生活,見過蛇和老鼠都不怕,惟講述此事時仍十分激動。她形容,當晚約9時半她剛下班,便見到示威者在旺角街頭聚集。她準備在雅蘭中心附近搭巴士回家,惟一上到車,司機便表示巴士將停駛,陳女士只好無奈下車,到旺角站搭地鐵。

豈料,一進入旺角站,陳女士便遇上一批黑衣人「 好似跳鞍馬咁」正跳過閘機,從站內跑上地面。陳女士匆忙地入閘,見到站內有一名男子手持錘子,面向控制室。陳女士不敢停留,亦不敢直視該男子,「唔敢睇,好驚」,只能「急急腳」前往月台。入到車廂內,陳女士依然未能平靜,她形容,車廂擠滿人,乘客都「唔夠膽出聲,好靜」,車門關了數次才順利關上,等到列車到達長沙灣站後,她才能鬆一口氣。

從長沙灣站回到地面,陳女士如同再次呼吸自由空氣,她未有直接回家,而是先到附近公園坐坐,喘口氣,放鬆後,才走回家。

8月31日示威情況。(資料圖片/梁鵬威攝)

8月31日示威情況。(資料圖片/梁鵬威攝)

收入只剩四五千  平時要「食少啲」

修例風波令陳女士收入大減。陳女士指,派傳單以時薪計算,每小時能賺取約50元。以往她每日幫不同餐廳派傳單,做夠8小時,她笑言「我唔休息㗎」,除了做義工,參加宗教活動,其餘日子一般都會上班,一個月收入約有9000元。惟自7月份開始,市道慘淡,僱主減少聘請散工,陳女士每日工時亦只剩下5小時,月收入大減至四五千元,在11月更放了近15日假,收入僅有約4000元。

陳女士和丈夫、孫女同住公屋,而子女則在內地工作。平日丈夫負責照顧9歲的孫女,雖然子女偶爾會給予經濟支援,但家中大部分開支均由陳女士獨自承擔。收入大減,令她壓力倍增,直言難以負擔生活開支,只能平時「食少啲」,「孫女要買嘢,都會話畀佢知無錢。」為求省錢,她每次上班亦都會自備午餐。

眼見連月來市道均沒有好轉,陳女士亦曾打算到餐廳打工和做清潔工作,惟陳女士自四年前發現頸椎出現移位,至今身體時常感到麻痺,難以搬動重物,故未能轉行。

陳女士在旺角街頭做派傳單散工。(資料圖片/黃寶瑩攝)

陳女士在旺角街頭做派傳單散工。(資料圖片/黃寶瑩攝)

「唔敢諗」新年願望  過去一年「度日如年」

回顧2019年,陳女士以「度日如年」總結,她解釋,因為身體差、收入低,感覺「日日做嘢都唔覺得有好環境。」

臨近農曆新年。陳女士因身有病痛,坐長途車不便,往年亦較少回家鄉肇慶過年,加上上年收入大減,故新年僅打算「求求其其」在工作中度過,「有工開我都會繼續做」。而因家鄉習俗,同住的孫女和丈夫在農曆新年都會回鄉下過年,和子女團聚。陳女士坦言「好掛住」子女,希望未來兒子能來港團聚,令「老人家無咁掛念」。問及新年願望,陳女士直言「唔敢諗」,她笑言,只盼望新年社會環境有改善,身體好,「身體好咗就咩都掂」。【2019回顧】醫食住行民生大事逐一數 貧窮人口創新高震驚社會【2019回顧】港鐵新工會冀管理層更貼地 挽回公眾信心【2019回顧】港鐵設施受破壞未及復修 維修工:對公眾誤解感委屈

自上年7月來餐廳酒樓減少請散工

飲食業職工總會主席郭宏興表示,自上年7月開始,餐廳酒樓亦大量減少聘請散工。而油尖旺區多次發生示威衝突,該區餐廳亦時常因衝突事件而要即時關閉,影響生意。而根據政府統計處資料,上年9月至11月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為3.2%,其中餐飲服務活動業失業率上升至6.2%,是逾8年來的最高水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