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鼠年2020】通宵更保安新年無假放 直踩拜年:想要假唔要錢

農曆新年等喜慶日子,卻不是人人有假放,不少基層打工仍要營營役役上班「搵兩餐」。眼前的雲姐任職通宵更保安18年,卻從未試過在新年放假,每年只能放工直接拜年。不少人想像保安新年期間可收不少利市,同行一定「爭崩頭」上班,但她解釋住宅和商場保安遭遇不同,且普遍同工也是:「想要假唔要錢!」

回望過去一年,保安不時淪為商場警民衝突的磨心,她無奈道前線人員其實沒決策權,更試過有同工執勤時被捕,令不少年紀較大的人萌生退意,「寧願只打散工」。

通宵更保安雲姐入行18年,入行以來從未試過在農曆新年放假,每年只可以匆匆忙忙,放工「直踩」去拜年,「初一、初二食完飯趕屋企瞓一陣」。她說,保安一行人手向來緊張,加上行內有不少新移民人士,「佢哋好渴求過年時返鄉下,你冇呢個必要,咪讓比人囉。」

在旁人眼中,不少住宅保安新年期間大收利市,可是雲姐苦笑,大多保安其實希望「要假唔要錢」,任職商場保安多年的她指:「最多嗰年都唔過十封」。

因擔任的保安工作,於2019年10月完約,雲姐近月迎來難得「自由身」,自言「仔大女大」的她把握難得假期,跟弟婦回江西過年,「應承咗廿年都做唔到。」然而,武漢肺炎疫情肆虐,亦令她不敢回內地。計劃泡湯,雲姐明言相當失望:「只好等下次!」

通宵更保安雲姐入行18年,卻從未試過在農曆新年放假,初一、初二亦只可「直踩」去拜年。(黃詠榆攝)

通宵更保安雲姐入行18年,卻從未試過在農曆新年放假,初一、初二亦只可「直踩」去拜年。(黃詠榆攝)

雲姐笑言,自己在別人眼中可能比較大膽。(黃詠榆攝)

雲姐笑言,自己在別人眼中可能比較大膽。(黃詠榆攝)

曾獨力擊退紋身漢

返通宵更除了膽大,更要心細。雲姐舉例,每晚總有各種人在商場流連,公司有次要求她「拍照」交功課,被一名少女發現,一行十多人紋身大漢凌晨時分找她「算賑」。雲姐處變不驚,反問「你咩『寶號』呀?」講道理擊退;亦遇過患有腦退化的婆婆,誤以為只是「落街」,原來已由大埔另一端晃到商場,助其聯絡家人。

 

遇衝突前線保安無決策權 只可通知上司

即使看慣「大場面」,她直言這半年間衝突是保安同業始料不及。只是在屋邨商場工作的她自言影響較少,但她指大埔超級城、大埔中心深受影響,無奈道:「衝門衝得好勁」。

有在相關商埸工作的工友向她表示,若警察沒到場,示威者通常只會唱歌、集會,「但差人一嚟,啲人就亂咁走,走去搵啲商戶破壞」。她說,前線保安員往往沒決策權,有事只可以通知上司。另外,去年10月馬鞍山數名保安因擋門阻警硬闖,被控阻差辦公,有機會因案底失去保安牌。雲姐說,大部分人只領最低工資、年紀又大,故近半年不少人萌生退意,「寧願只打散工」。

雲姐認為,直言這半年間衝突是保安同業始料不及,直言不時淪為「磨心」。(黃詠榆攝)

雲姐認為,直言這半年間衝突是保安同業始料不及,直言不時淪為「磨心」。(黃詠榆攝)

初入行曾遇僱主企圖逃避譴散費

自2002年起政府制定了最低工資,但行業仍是屢出現不公之事。她記起,自己初入行第一份工的僱主除了沒為其供強積金外,更企圖逃避譴散費;在最近期去年的一次離職,公司又企圖以「自願離職信」形式「走數」。

據理力爭的雲姐明言「點都唔會簽」,更走遍數個商場,向三十多位保安解釋這是應有權利,惟最終只得她一人堅持,成功取得4萬元譴散費,令她慨嘆,為何同工不能如清潔姐姐般團結。

她期望,外判制度對保安不公平,一次「轉盤」,所有年資便化為烏有。(黃詠榆攝)

她期望,外判制度對保安不公平,一次「轉盤」,所有年資便化為烏有。(黃詠榆攝)

談及新年願望,她說近年政府外判保安合約,增設甫入職便有勞假、有薪假、約滿酬金等福利,「全港外判保安都受緊制度的不公平,我哋做幾十年都冇用架,轉盤如同斷我哋年資,所有嘢都要重新計」,期望政府推廣至全港保安亦可受惠,【鼠年2020】酒樓團年飯減價 只首輪客訂滿 憂開年生意不及往年【鼠年2020】餐飲市道低迷減人手 廚師嘆:新年後減薪又加「辛」【鼠年2020】新年不癡肥 醫管局營養師高纖菜譜煮出「幸福甜蜜」